亦来云常见问题之思考(八)

任何新事物在被人认知过程总会产生无数个疑问,正如当年福特发明汽车时,马车依然大行其道,多少人质疑过汽车的前途,但随着实践的发展,这些问题如片雪入红炉,终不见了踪影。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思路。亦来云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有太多问题需要理清。

二十二、Cyber Republic的缘起?

Cyber Republic中文翻译是“网络共和国”,这个名称是陈榕老师在十多年前注册过的一个域名。亦来云社区要发展成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大家共享资源,共同建设,在上面运行商业模式,就像一个虚拟世界一样。Cyber Republic这个名字非常酷,因为它基本体现了亦来云社区要实现的愿景——基于电子网络系统的一个虚拟的共治的世界。在CR里面大家有贡献,可以获得奖励,在上面可以运行自己的商业模式,做各种各样的服务,就像真实的“世界”一样。

Cyber Republic一开始是从亦来云基金会引导构建,筹委会只是把CR建设起来,第一期CR委员选举出来后,可以开始正式运作。成立之后,CR是一个独立的实体。

二十三、CR成立后与亦来云基金会是什么关系?

CR和基金会是两个各自独立的机构。CR是一个独立的实体,使用资金账户也是分开的,基金会的任务是把亦来云(新型互联网基础设施)这个产品做出来,CR的工作是组织社区。

例如,亦来云社区有遍布世界的伙伴,必须得有一个民主机制来决定亦来云的发展方向,一系列重要的问题就需要CR来决定。CR的决策依靠委员,委员是由社区成员选举出来的,所以CR是要打造亦来云社区民主自治的网络共和国。

亦来云基金会将资金主要用在亦来云(新型互联网基础设施)产品开发,几年之后,基金会因使命完成而退出历史舞台。CR不会消失,因为它有造血机制,除了启动资金以外,亦来云代币的增发及DPOS奖励机制有造血功能。前几年需要相对较大的资金建设基础设施,后续CR就类似于一个轻政府,维护整个CR基金和社区的正常运转,最终发展起来是CR里生态的项目,包括社区成员在上面做的商业服务。

二十四、谁可以控制CR?

没有独立的个人可以控制CR,CR的命运在社区成员的整体意志中体现。Cyber Republic成员是由民主选举出来的,预计在明年初开始议员选举的正式过程。在这之前,CR筹委会帮助建立CR,设计整个机构的结构、组织方式、制度等,还包括开发去中心化信任机制的代码(Cyber Republic Consensus,就是CRC的共识算法机制)。

通过这种CRC的共识算法机制,所有的持有ELA的人,都可以用ELA投票的方式来进行对CR的“议员”进行投票。每个ELA持有者也可以选择自己信任的代表,这些选举产生的代表有审议权、表决权、提案权。日后,亦来云的钱包除了转账和 dpos节点投票之个,还有选举或弹劾这个CR议员的功能。这些所有程序都是固化好的,放到区块链上,智能合约的方式来执行,不随个人主观意志而改变。

亦来云社区成员持有Ela,每个人类似股东,大家利益是相互捆绑的。如果某个人被选举为议员,他自然会为大家共同牟利,将亦来云往健康发展的方向引导。当然,选举投票过程中,ELA的持有量是话语权的标志,有人报怨不平等。这需要说明一点:古今中外有绝对的平等吗?哪个制度能实现全民绝对的平等?任合平等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亦来云社区实行世界性民主自治,利用ELA选票参与民主生活是也是现代资本社会通用的做法,也是现有条件下相对科学的选择。

社区中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这是正常现象,现代社会的民主需要的就是在不同观点中交流、碰撞及相互监督。CR组织社区实行民主自治,在长远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形成类似美国政治生活的三大影响力量——政党、民选政府与利益集团。亦来云CR类似于“民选政府”,拥有大量ELA的人或联盟成为“利益集团”,而在社区中有巨大影响力的节点就会形成“政党”。这些力量相互影响与相互制约,共同促进民主自治的发展。

请记住:成功之前有千万个疑问,成功之后有千万个故事,当然,失败之后会有千万个笑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