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常见问题之思考(七)

任何新事物在被人认知过程总会产生无数个疑问,正如当年福特发明汽车时,马车依然大行其道,多少人质疑过汽车的前途?但随着实践的发展,这些问题如片雪入红炉,终不见了踪影。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思路。亦来云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有太多问题需要理清。

十九、1650万代币问题是如何产生的?

   2017年8月第一次私募的白皮书里说到1650万代币给BTC持有人空投,2017年12月,第二版白皮书也已经制定出来,两版白皮书都明确表明:所有最终未被申领的亦来币将统一注入亦来云资本,用于投资亦来云生态建设。实际上,2018年2月只有几十万的ELA被空投到Huobi的BTC持有者,1600万左右的代币按照白皮书的规定注入亦来云资本(亦来云资本是由基金会成立的),用于投资亦来云生态建设。

亦来云白皮书 V0.1 http://www.sohu.com/a/164937941_771594

亦来云白皮书 V0.2 https://www.elastos.org/zh/

   直到2018年8月底的亦来云周年纪念活动(维权事件发生)之前,这1650万的代币问题并没有什么质疑声音。亦来云周年纪念活动之后,1650万亦来云代币由比较中心化的亦来云资本转到了更加社区化的CR,此时,社区被一股维权的力量推动,抛出了《致亦来云(Elastos)项目方维权白皮书》。在这份白皮书中对亦来云项目方有一项关键的声讨,即:违背白皮书精神!单方面将1600万空投代币变更为投资生态。但是,按照两版白皮书的规定看,1600万代币用于投资生态并没有违背白皮书精神;从1650万代币问题产生的历史过程来看,这更像是一股力量将此事推动放大的结果。

   这个问题本来不是大问题,我们可以对比众多区块链项目,很多项目给创始团队的代币就达到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而亦来云在这方面并没有相应安排,只是给基金会一些代币用于运营(这部分其他项目一样也有的)。还有一个在众筹期就有许多原先亦来云私募成员参与的项目,确定超过一半以上的代币留作生态建设,实际上就掌握在团队手中,但是社区的人到现在为止并未提出异议,也不知道日后是否有人来针对此问题对项目方发难。

   原来亦来云的这部分代币是以亦来云资本持有并进行投资,当时大家并未有任何问题。后来将这些币用CR这种更为公开更为社区化的形式进行使用,反而造成社区激烈反对,不知道逻辑何在?当然,任何一次变革,都会牵动利益的重新分配,是否亦来云这些变动安排会造成对一部分人的利益冲击,这就不得而知了。

二十、亦来云在社区维护上没问题吗?

   亦来云项目发展过程中存在着诸多问题,有历史遗留问题也有最新呈现的问题,正所谓矛盾是客观存在的,没有矛盾的事物是不存在的。面对矛盾正确的态度不是回避它,而是分析、把握、解决它,新事物就是在矛盾不断解决中突破和成长。

   亦来云项目存在社区维护不力的问题,存在官方与社区沟通失败的问题,存在利益协调不够科学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是客观存在,但是,随着项目的发展,许多问题也呈现出转化的趋势。随着6月17日超级节点投入使用之后,没人能关掉亦来云,许多理性思考的人重返亦来云社区;有志于未来新一代互联网事业的社区伙伴正从各自的角度做出努力;技术团队也在埋头工作,努力实现白皮书里的愿景;CR(Cyber Republic)正在磨合并逐步沉淀亦来云社区民主自治的经验及制度;这一系列的变化与发展势将推动诸多问题的解决。

二十一、1650万代币问题如何解决?

   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因为有人担心这部分代币会被作恶,希望灭之而后快!其实这部分的代币对亦来云项目而言是双刃剑,关键看如何处理并利用好它为社区真正服务。不可因为它曾经有可能成为作恶的工具,就要将这工具消灭,正如,钱在坏人手里会作恶,除恶不是要把钱烧了才完美!

   不过,这部分代币到底该如何处理?现在,基金会将这些代币移交CR管理,每年使用的资金不能超过十分之一。有许多社区伙伴已经提出了自己想法,可以来CR网站发表观点(1650万币你们都有什么看法,留下你们的观点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topic/925/7)。

   这些代币对二级市场的资金来说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是应该寻找一个正确的出路以化解人们心中的疑问。对于这些方面的设计师,在CR网站里有了许多有价值的思考,我们引用二个思考,欢迎社区伙伴们到CR网站提出自己的想法。

   1、关于亦来云生态基金的设想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assumption-of-elastos-eco-fund-scheme/850

   2、亦来云需要在技术和经济模型上建立顶层设计    https://forum.cyberrepublic.org/t/topic/883

   相信在CR民主共和国式的自治管理之下,这些代币会被很好的监督、安排与使用,这也是亦来云项目非常有魅力的地方——一个民主自治的内部治理机制。

   请记住:成功之前有千万个疑问,成功之后有千万个故事,当然,失败之后会有千万个笑柄而已!
1 Like

成立CR正是为了让社区参与,来将这些币用于那些促进系统和生态作出贡献的努力。

1 Like

I appreciate these thoughts and the history/information you’ve provided in your many parts. I think the discussion that stands out to me is the question of voting power with ELA. I wonder if there can be a hybrid governance system where there are two types of voters. One that is based on the pure weight of how much ELA one owns, and the other that is based on verified DIDs done with some form of protected privatized/encrypted KYC where voters much register through this trusted KYC, and the votes are weighed based on number of individuals rather than ELA holdings.

Then, between the two types of voting, we can come up with some sort of checks and balances. I worry that early adopters and the most wealthy will have too much voting power, even to take over 80% of the rest of the community, and thus, control and corrupt the CR Consensus.

您的优虑是有逻辑的,不过我们也可能需要更全面地来看待这个问题:
一,区块链社区自由度比传统社区要大。毫无疑问,美国的众参两院的模式,从相互制约的角度来看,解决了州之间的平等与州人数的不平衡问题,但传统世界的居民应该说是相对稳定的。不过区块链社区来看,自由进出的,这些流动性特别大的人参与投票,他们的投票参与度与动机对投票本身是一把双刃剑。
二,沉默的大多数容易受声音最大追逐短期利益的群体影响。一般而言,多数人是骑墙的,绝对短期持有和绝对长期持有的可能都是相对少数,声音比较大的往往是着重于短期利益者,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
三,早期持有人作为一个整体可能是一个假设。早期持有人也是不断上车下车的,事实上很多早期持有人已经离开了,因此把早期持有人当作一个整体是一种未经数据论证的假设。
四,两种投票机制设置要合理。如果划分两种投票,那么就要很好明确这两种投票各自解决的问题,设计好合理的机制,他们之间相互补充又相互制约,而不是要导致功能抵消、效率降低、合力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