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1600万 ELA

1600万ELA是历史遗留问题,曾经国内社区有许多人提出销毁,但事关重大,团队没有决定销毁,这也造成了亦来云社区的一次大撕裂。日后对这1600万ELA的处理,必定是深思熟虑后,在共识的基础上,合理有序地处理。

首先,1600万ELA是“天使”还是“魔鬼”?

历史上的纠葛,造成社区成员谈此色变!1600万 ELA被赋予了太多消极情绪,希望销毁者大有人在,包括我在内,也希望尽快结束这一沉重包袱。当然,这1600万 ELA也类似核弹,虽然它危害很大,许多国家不是也独立研究并掌握着它吗?

1600万ELA是一笔数目巨大的资产,有人认定它是“魔鬼”,有人把它视为“天使”,讨论它可能带来的结果,那确实是把“双刃剑”。不过,我们需要明白一点, 1600万ELA类似于一把刀,如果放在厨师的手里,可以做出美味佳肴;如果放在恶魔手里,也许就是杀人工具。所以,问题的关键是,1600万ELA归谁所有?如何有序合理地使用?

亦来云基金会将在第一届CR选举结束之后,将1600万 ELA交由CR掌控。因此,问题的关键是CR是谁的CR?

其次,CR是谁的CR?

Cyber Republic (简称“ CR ”) 中文翻译是“网络共和国” Cyber Republic一开始是从亦来云基金会引导构建,筹委会只是把CR建设起来,第一期CR委员选举出来后,可以开始正式运作。

CR和基金会是两个各自独立的机构。CR是一个独立的实体,使用资金账户也是分开的,基金会的任务是把亦来云(新型互联网基础设施)这个产品做出来,CR的工作是组织社区。

Cyber Republic成员是由民主选举出来的,是社区成员用ELA选票投选出来的,必然代表了持有ELA的社区成员的意志。当然,选举投票过程中,ELA的持有量是话语权的标志,有人报怨不平等。

社区中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这是正常现象,现代社会的民主需要的就是在不同观点中交流、碰撞及相互监督。CR组织社区实行民主自治,在长远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形成类似美国政治生活的三大影响力量——政党、民选政府与利益集团。亦来云CR类似于“民选政府”,拥有大量ELA的人或联盟成为“利益集团”,而在社区中有巨大影响力的节点就会形成“政党”。这些力量相互影响与相互制约,共同促进民主自治的发展。

如果把CR看成是自己的“家园”,那1600万 ELA是如何发挥它最大用处的问题;如果把CR看成是别人的“家园”,那1600万 ELA就成了收割自己的工具,那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再次,如何对待1600万 ELA?

ELA实际相当于项目方前期融资的工具,也就是相当于生态的股票。剩余的ELA,如果进入市场,相当于股票增发,对现有二级市场的币价会有较大的负面影响。CR成立之后,先销毁大部份1600万ELA,这是凝聚共识所必须,也是对历史的一个交待。

要留下一部分供社区(CR)使用,毕竟前几年需要相对较大的资金建设基础设施(包括对亦来云生态发展的支持),而且,我们无法完全掌握未来发展的趋势,需要让这部分的通证能在将来关键的时候起作用。

基于上述二方面考虑,我认为在保留余裕的前提下,销毁的力度要大。

最后,可以有什么样的机制去推动问题的解决?

1650万对于亦来云项目而言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数目,可以说是改变白皮书中Token分配的问题,也是影响项目发展的关键问题,必须审慎对待!相信团队当时没有做出销毁决定,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因此,1600万Token的去留,不应该依赖整个项目中的部分团队或阵营代表做出决定,而应该在共识的基础上合理有序地实现决策。

亦来云的共识机制在设计上已经有突破与创新: 亦来云的共识是AUXPoW+DPoS。联合挖矿本质上与PoW一样,只是借用了比特币的算力。之所以会加上DPoS协议,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共识的可靠性的同时,强调社区自治的民主性。

在PoW的基础上加DPoS,是为了防止亦来云发展发展方向都被算力控制,防止出现算力集团因利益不合而分叉。

亦来云DPoS广义来说其实是有两套DPoS机制,第一套就是DPoS超级节点,这是由机器去组成超级节点,这些超级节点负责记账的安全性。另外,还有一种超级节点或者说DPoS共识,这就是CRC。成立CRC的原因在于让社区所有人有参与社区事务治理的途径,共同决定社区未来的走向。若不如此,那有关改变经济模型或者利益分配方式的问题由谁来决策?如何决策?如何保证公开、公平、正义?

因此,1600万Token的去留问题,正好是检验CRC共识的有效途径,也是区块链社区自治的一次伟大实验。

时至今日,旧事重提,大多数社区成员还是希望销毁。不管是一次性销毁,还是分阶段进行,有一个基本原则是需要遵守的,就是处理这1600万 ELA需要社区成员按合理有序的程序进行。

1 Like